专业的网络影视
媒体大数据平台

“写死”总导演算什么?《明星大侦探》曾有一万次机会被扼杀掉

总导演小盒子被“杀”了!第十二期《收官派对》全程高能,为《明星大侦探》第二季画下了一个圆满的句号。

这档独特的推理真人秀于今年年初回归,延续了首季的惊艳表现。截止目前,其播放量已逼近19亿,位居骨朵网综榜榜首,豆瓣评分高达8.8分,成为了网综中难得一见的口碑与播放量双丰收之作。

1 16 716x1024 - “写死”总导演算什么?《明星大侦探》曾有一万次机会被扼杀掉

节目的收官之战讲述了一个有意思的故事:总导演小盒子出身于警察家庭,作为一个刚毕业的新人,一心想做一档侦探类节目,但由于节目的难度加上新人的身份,得不到支持。幸亏哥哥在电视业有积累有人脉,有他在幕后支撑,节目才能做下去。

或许在观众眼中,这和以往每期案件一样,不过是剧本的设定。但谁能想到,这其实是个半真半假的故事。真实的地方就在于,这档如今在年轻观众中备受追捧的节目,立项之初一度因招不到商、模式不被看好等问题陷入尴尬境地。它曾有一万次机会被扼杀掉,幸亏有一群人一万零一次的坚持,才有了如今这档节目。

“很多事情开头就是很难的,要做这件事你就要坚持。很多创意和idea大家都想到了,问题是谁一直坚持把它做出来了。这个模式是新的吗?完全不是,你问圈内的制作人,‘啊,这个模式我好多年前就看到了’。大家都看到了,谁做了?谁去克服层层困难,让它从PPT变成节目?”总导演何忱如是说。

虽然只挂着总导演的头衔,不过在湖南广电的体系中,导演也是制片人,由预算到艺人到与《明星大侦探》相关的所有事情,事无大小,全由她负责,何忱是《明星大侦探》当之无愧的“灵魂人物”。在节目收官之际,骨朵与她聊了聊这档节目在立项之初的种种艰辛。

被80%泼冷水的项目

2015年年底,在芒果TV综艺部门的行政岗位已经待了一年多的何忱,在部门的规划会上,重点推荐了《犯罪现场》这档节目。在众多项目中,何忱出于两个原因对它另眼相看:一是芒果TV在综艺布局的大方向上要与湖南卫视做出差异化,填补湖南卫视的空白,主打推理的《犯罪现场》恰好是湖南卫视未曾出现过的新鲜类型。

另外,那时推理悬疑题材恰好在市场上冒头,2015年5月上线的网剧《心理罪》取得了不错的成绩。虽然算不上第一个吃螃蟹的人,但这个时机推出一档此类型的综艺,至少能赶上第一波小春风。“感觉年轻用户不排斥这个题材,还挺追捧这个。不过那时认为它不一定会特别好,只是觉得说不定在这个小领域,我们可以抢得先机。”

2 12 - “写死”总导演算什么?《明星大侦探》曾有一万次机会被扼杀掉

但或许她推荐这个项目时并没有想到,后面迎接她的将是无数不支持的声音,以及招不到商的尴尬。

开启一个项目,尤其是全新的项目,一般需要听听业内人士的意见。何忱初期得到的反馈出奇的一致:80%都是泼冷水,泼冷水的偏偏还是一些十分有话语权的著名制片人。“模式挺新的,但是是小众题材,操作难度大,不觉得一个新团队能够胜任,就类似这种话。”何忱依稀能回忆起业内人士不支持的几个点:小众题材、操作难度大,外加新人团队。

尴尬的是,这些反馈意见并非故意刁难,恰恰相反,他们说的都是大实话。

原版节目以特定空间中发生的神秘杀人事件为背景,嘉宾既要在节目中摆脱凶手嫌疑,又要找出撒谎的真正凶手,最后通过投票的方式检举真正的罪犯。听起来简单,但这档节目需要还原案发现场,每一期的故事创意、推理是否够缜密、经得起推敲,乃至道具制作、嘉宾发挥等等,全是摆在面前的难题。而且原版虽然是综艺,但是画风十分高冷,由于着重于塑造烧脑的推理,无形中为观众的收看设置了门槛,自2014年中旬上线后一直是一档小众的节目,收视率并不好。

3 14 1024x518 - “写死”总导演算什么?《明星大侦探》曾有一万次机会被扼杀掉

何忱的团队也确实是实打实的新人团队,虽然组建了一年,但工作一般仅仅负责到创意阶段,即使有几个人有过导演经验,整个团队却从未一起实战过。一上手就要操作平台自制的首个真正意义上的大型真人秀,还是个投资在5000万以上的大项目,正常人都会心存质疑。

雪上加霜的是,拿着节目的模式去招商,一个都没招到。“拿着PPT去找金主,但谁愿意把自己的产品跟案发现场放一块?”

“所以说真心话,当时开头是很难的,模式不被看好,自己心里也会有些疑问,过程挺痛苦的,当时有一万次机会被扼杀掉。”何忱回忆道。

一切从搞定“双北”开始

“但是,我们就觉得没有一件事情是你一开始就知道对错的,哪怕是错的,你也要去试试。决定做,然后一条路走到底这件事情很重要,因为大部分的事情可能是没有开始已经结束了。”

或许是一边倒的质疑声反倒激起了何忱的斗志,带着试一试的信念,她决定不撞南墙不回头,带着团队做起了功课。

首先要确定到底有没有人愿意看。何忱带着团队花了不少时间做调研,她要求团队中的人去问身边的朋友、业内的人士一个很简单也很关键的问题,“要是你,你会不会看这个节目?”调研的结果说不上多好,但至少为她的团队坚持做这件事提供了一个基础:超过50%的人表示喜欢。“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去试?没有一档节目是100%所有人都喜欢的,你可以把他们喜欢的部分放大,不好的部分改掉。”

接下来最关键的一环是,在业内人士普遍不支持、没有广告商赞助的情况下,她说服了何炅和撒贝宁来参加这档节目,也就是后来支撑起节目的关键嘉宾“双北CP”。

4 15 - “写死”总导演算什么?《明星大侦探》曾有一万次机会被扼杀掉

何忱认为,一档真人秀要做好,节目中的几位嘉宾一定是分层次的,必须要有核心人物,而不是几个人的重量级在同一个水平线。“双北”就是她为《明星大侦探》锁定的主心骨,没有备选,“我自己判断的是,如果‘双北’搞不定,这个节目我就不做了。”

这是她为节目设定的“高打”路线,有这两个人在,就可以把节目的定位盘在一个基本的高度,保证了它的基本可能性。更何况何炅、撒贝宁两人不仅各自的语言表达能力、控场能力、幽默感难以替代,两个人此前几次在金鹰节等大型晚会上的合作也是充满火花,默契十足,有种高手遇强则强的味道。

幸好这一次没有经历太多磨难,新鲜的题材让这两个谨慎的人在与她见了一两次面后,就答应了参与录制。所以第二季最后一期中,节目中出现的因为何炅的支持节目才办下去的梗,并非完全虚构。“因为这些都是一环扣一环的,因为有何老师才有撒老师,有撒老师才有何老师,有双北才有其他的嘉宾,才有广告商,所有东西都是一个循环。”

2016年年初,何忱的团队又迎来了另一个重要的转折点,用搞笑外壳包裹推理内核的《唐人街探案》成为了当年贺岁档的“黑马”,火了。

5 14 - “写死”总导演算什么?《明星大侦探》曾有一万次机会被扼杀掉

彼时,虽然拿下了关键嘉宾,但由于此前推理类作品在国内一直未能实现从小众到大众的跨越,节目组开始面临一个艰难的选择,即画风到底该往什么方向走。在《唐人街探案》成为街头巷尾热议的焦点时,何忱敏感地捕捉到了对标这部电影的可能性。

“突然发现悬疑推理不一定要做成原版的样子,我们为什么不能做成《唐人街探案》那样,用喜剧的壳讲一个推理故事?为什么《唐人街探案》很多人看完觉得不错?因为开始是奔着看闹剧的心理去看,结果看完发现还挺高能的,演员挺有演技,最后的反转也不错。那我们为什么不用这种观众的心理去重新规划一档节目的画风?画风是可以改的,不是说你用了这个模式、有了这个参考就要做成一模一样的,要根据总导演你个人的审美来做。”因此,《明星大侦探》从那时起就定下不完全按照原版的套路来,增加搞笑的成分、降低收看门槛的基调,故事也全部自己来创作。

经过近三个月写方案、改方案、见嘉宾的痛苦过程,在所有这些因素聚齐后,《明星大侦探》终于立项了。

逐渐建立起的信心

从开始的历经磨难到节目制作,何忱虽然一直坚定地要把节目做出来,但期间内心也不是没有过怀疑,“当时也纠结,不被看好的项目还要坚持吗?”

最早帮她建立起信心的,还是何炅何老师。

2016年年初,《明星大侦探》录制了第一期的先导片,在嘉宾没有准备的情况下给他们设置了一个小案件,考验他们的推理能力。录制结束后,何炅非常兴奋,发了一条很长的朋友圈来说这档节目,并且跟芒果TV的领导通了长时间的电话,称赞《明星大侦探》。

“他说这个节目太有意思了,好特别,好多年都没有遇到这种东西了,当时立刻在我们湖南广电刷了一波屏。他其实知道我当时极其需要鼓励,需要被领导肯定和被身边的人肯定,所以他就给了我非常非常大的支持。那时大家开始觉得这个东西好像开端还不错,让我们有了基础的信心。”

6 10 1024x572 - “写死”总导演算什么?《明星大侦探》曾有一万次机会被扼杀掉

很快,内部技术人员无意中的一句话让她初步预判,节目或许真的能成。在节目录制到第二期时,不知道后续故事发展的技术老师开始跑来问何忱,“谁是凶手啊?到底谁在说谎?”那一刻,何忱发现至少第一拨受众感受到了节目的乐趣,开始进入到设定的情节当中,对故事产生了好奇,“那时觉得,有可能能成。”

俗话说否极泰来,在筹备期磨难重重的节目组,终于迎来了一个接一个的好消息:《明星大侦探》赢得了第一个赞助商。

湖南广电体系其实为做内容的人提供了一个相对宽松的环境,一般身兼导演加制作人的项目负责人不需要参与招商,有专门的招商组做相关的工作,但节目的第一个招商项目,何忱还是参与了,理由很简单,“当一个节目裸奔的时候,制作人的心里一定是非常焦虑的”。

当时的情景,金主坐在下面,面对的是湖南广电各种各样综艺节目,制作人一个一个上去进行五分钟的提案,“其实就是给你五分钟时间,你让金主找到兴趣点。也许你的某一个点是他的需求,匹配上了,他就愿意花一点点钱先试一下。如果试了或者看片觉得效果不错,才有后面合作的机会。”

何忱已经记不清当时具体说了什么,只记得一个关键,要让对方感受到她的信心,“很多大老板其实是看制作人,你对这个节目的热情度或者你说话时候的专业度,还有,你是不是有足够的信心。其实当你的方案是PPT的时候,是没有人可以预判的。所以不管我内心到底有多少信心,当我回答说我有百分百信心的时候,至少这种热情和决心也许能传递给其中一部分人。”

7 8 1024x533 - “写死”总导演算什么?《明星大侦探》曾有一万次机会被扼杀掉

如今《明星大侦探》第二季已经迎来收官,模式不被看好、找不到赞助商等种种经历早就成为了过去时,在何忱看来,之前遇到的这些困难也并非多么了不得的事,用她的话说,做节目的人,各有各的苦,只是因为这档节目获得了小范围的认可,才有机会把故事说给别人听。

“不是说我现在成功了,所以我们做的项目就多牛逼,多辛苦,我不觉得。我觉得每个人都一样,每档节目的背后其实都是团队、制作人放弃了很多东西:没有自己的休息时间,没有办法陪家人,一做节目就是六亲不认的状态。这就是这个行业本身的属性,你享受它带来的快乐,你就要为此付出代价。”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骨朵传媒 » “写死”总导演算什么?《明星大侦探》曾有一万次机会被扼杀掉

分享到:更多 ()